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www.488234b.com >

杨洪林的解救人质

2019-10-01 21:31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2005年1月18日下午2点半左右,杨洪林正在看电视新闻,突然获得消息说有8名中国人被挟持了。只知道8个人,不知道在哪被劫,不知道关在哪,不知道身份。当时杨洪林找了很多人,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2005年1月18日下午2点半左右,杨洪林正在看电视新闻,突然获得消息说有8名中国人被挟持了。只知道8个人,不知道在哪被劫,不知道关在哪,不知道身份。当时杨洪林找了很多人,有政府、外交部、内政部、宗教界友好人士以及他们的私人朋友,要求他们帮忙寻找这8个人,并确认他们的身份。而这时各方面的消息不断传到使馆。挟持者要求中国政府在48小时内讲清中国对伊政策,讲清这8个人到伊拉克是干什么的,否则他们将杀害人质。 1月19日,杨洪林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宣读了使馆的营救声明,讲明了中国在伊拉克问题上的公正立场,指出8名中国人只是来伊拉克的普通务工人员,并澄清他们工作过的服装厂与任何外国公司都没有关系。他还特别强调,他们是在回国过春节的路上被挟持的。春节是中国人全家团圆的日子,和伊拉克人的宰牲节是一样的。中方希望伊拉克官方和伊拉克各方面的朋友出面帮助营救,让8个人早日安全回来。

  杨洪林当时心急如焚,伊拉克信号又不是很好,他都是拿着6个手机轮换着打,又要找人,国内又很关注,媒体也在紧追,一天有时要接1000多个电话。但电视台播出使馆声明后,挟持者没有任何回应,既没说放人,也没说要杀害人质,挟持者和中国工人似乎突然间蒸发了。

  23日杨洪林接到了朋友的电线点到某地点去接人,这个地点离巴格达150公里,正好是暴力事件频发地段,可以说已经失控了。

  那条路的确很危险,经常发生爆炸、袭击、绑架事件和枪战。去之前,对方只告诉了大概的地方,而他们又人地两生,因此出发前杨洪林通过伊拉克的朋友帮助确认地点是否可靠。

  巴格达有很多美国兵和关卡,想到对方要把人送过来也很危险,他们决定亲自去接人。杨洪林和工作组组长翟隽,带了一名助手,以及4名武警和2名司机,开了两辆吉普车,武警全副武装,www.9450.com。长枪、短枪,甚至带上了从未用过的轻机枪。车快要开出巴格达时,杨洪林接到了伊拉克好友的电话,他告诉杨洪林接人地点已核实,但还没有看到人。接人的过程中还有一个波折。伊拉克通讯信号本来就不好,加上仍处于战争状态,一些地段的所有通讯信号时不时会被切断,出了巴格达以后,他们所有的手机都没信号,与后方无法联系。而这一路上,他们也多次碰到了美军,哨卡,枪声阵阵。

  到了目的地,杨洪林的那个实地探查的朋友在那里等着,还有一个中间人,他们坐下来整整谈判了两个小时。其间不断重申,这8人的身份以及要回家过年。当时杨洪林的武警在门外守卫,他们的武装人员不断进进出出,个个荷枪实弹。最后,他们把8名人质送过来,他们见到杨洪林后抱头痛哭,终于见到亲人了!

  随着大选临近,伊拉克暴力事件更加频繁,不少外国人和伊拉克人都在想方设法离开。而伊临时政府已宣布关闭全部陆路口岸,只有约旦和伊拉克的航空公司能够进出巴格达,杨洪林订的是24日下午3时15分飞往约旦的飞机票。前往机场的路只有25公里,但因为经常发生爆炸、袭击事件,被巴格达人称为“死亡之路”。 飞机到了后在巴格达机场上空两次试图着陆,但都没有成功,盘旋几周后,又折返约旦,航班最后被取消,原因是机场外发生了激烈的枪战。机票改签成第二天的班机,一队人马只好重走“死亡之路”。

  25日,一班人再闯这条“死亡之路”。这一次,大家早上7点出发,因为路上车少人稀,8点之前就抵达机场。这一次总算顺利,10点30分飞机起飞,大家悬着的心才算落下。四闯“死亡之路”,最终安全地将获救同胞和外交部工作组成员送上飞机。杨洪林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

  在伊拉克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,杨洪林也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2005年6月1日,他和夫人回国休假,经过机场路第一道检查口时车堵在一起,经过交涉他们走了军用通道。15分钟后,这个检查口被炸,使馆送站的同志亲眼目睹了检查站周围被炸断的肢体、汽车碎片以及遍地的鲜血。

  2005年2月拜会伊拉克总书记穆萨时,车刚上桥头,就碰上伊拉克警察追捕反美武装分子。双方在桥的另一边交火,密集的子弹不时从车边擦过。

  使馆临时驻地曼苏尔饭店也不安全,曾3次遭到炮击。幸运的是3次炮击并非针对中国使馆,也未造成使馆人员伤亡。

  2005年1月,杨洪林的母亲被确诊为癌症晚期,他女儿把母亲病危的消息先告诉了杨洪林的夫人。她怕杨洪林知道后会影响营救工作,便与女儿商定暂时不把这一消息告诉杨洪林。她们共同商量治疗事宜,直到8名同胞被营救出来后,才把母亲病危的消息告诉他。

  9月12日,在即将离任之际,杨洪林83岁的老母亲最终因癌症去世。噩耗传来,杨洪林无限悲痛,深为因工作关系而不能回国照料病重的母亲,不能在她老人家身边尽孝道,不能为她老人家办后事而内疚。

  婚礼现场出意外,你能想到是什么情况呢?女子穿婚纱闹前男友婚礼现场,马上要结婚的老公被男人拉走了···这都是小儿科,12月16日,濉溪经济开发区一女子在某酒店的婚礼现场,和新娘...

  在代表Hombeek和KV Mechelen少年队踢了一段时间后,德福尔2002年转会到了根克,他的一线赛季上演,但他真正取得突破是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--17岁的德福尔开始展现他的技术能力,传出各种空挡传球,并且使自己成为了球队核心。2006-07赛季,他与标准列日签订了1份为期5年的合同,并且从当时的队友,葡萄牙国脚孔塞桑(Sergio Conceicao)和拉帕奇(Milan Rapaic)哪里不断学习。在2007-08赛季,年仅20岁的德福尔已经成为了标准列日的队长。

  米歇尔·普雷德霍姆(法语:Michel Preudhomme,1959年1月24日瑟兰),比利时足球运动员、教练,1994年世界杯足球赛中以最佳守门员身份获得雅辛奖。

  那天,老先生很兴奋,和我聊起学常州吟诵的遥远往事。常州吟诵被国务院列入国家级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,他是常州吟诵三个代表性传人之一。另外两个人是赵元任和周有光,两位先生也都相继过世了。